TA:切尔西解雇兰帕德的幕后故事

2022年7月5日 作者 admin

围绕切尔西的喧嚣声已经很多年没有像本赛季开始前这么响了。主帅兰帕德第一个赛季取得了令人印象深刻的成绩,本赛季原本有十分不错的基础可图霸业,俱乐部的支持力度也没话说,去年夏窗在转会市场上搞出了队史最大动静。

人们将蓝军列为争冠候选,兰帕德也树立了足坛前途最光明的少帅之一的江湖地位。只可惜实际情况与表面所见并不相同。

去年八月一位知名消息源曾对The Athletic说:“一旦切尔西连续四五场比赛陷入低迷,俱乐部就会决定做出改变。”当时听来难以置信,但他还真不是胡诌。

我们听到这一启示的时候,夏季的阳光还在普照大地,英超也尚未开始。但此人无比确信切尔西幕后正在发生什么事。他接着说:“只要球队的竞技状态真的下滑了,兰帕德就撑不了多久了,更何况俱乐部夏窗还烧了这么多钱。他的帅位其实并不稳固,我只能想到这一种发展趋势。”

时间已经过去了几个月,但这番预言还是成为了现实。兰帕德已经下课了,今天上午球员们被告知,训练课已经被挪到了周中对阵狼队之前。在很多局外人看来,兰帕德这回下课的速度再次印证了切尔西的残酷无情,毕竟12月5日他们击败利兹联之后还一度位列积分榜榜首。

但实际上这是俱乐部酝酿已久的大动作,The Athletic现在也可以首度披露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包括下面几点:

●上周俱乐部联系过朗尼克,希望他出任临时主帅,带队四个月,但朗尼克拒绝了

2020年临时结束之时,格拉诺夫斯卡娅觉得自己的所见所闻已经足够多了。在联赛中5轮仅取得1胜之后,切尔西的战绩急速下坠,用最客气的说法来讲,期间球队的表现也难以鼓舞球迷的情绪。就在此时,她开始打电话,商讨潜在的换帅方案。蓝军高层原本打算礼待兰帕德,给他取得成功的时间,然而这个时候他们认为已经不可能实现了。

一位消息源透露:“玛丽娜说过,她正在考虑自己的战略,积极地重新部署球队的主帅规划,之后会重新联系他们的。我想他们应该都挺惊讶的,因为感觉上时机尚早,如果等到夏天,市面上会有更多更好的选择。”切赫在此过程中也是有话语权的,毕竟他是切尔西的技术和表现顾问,他与关键球员的经纪人就球队的处境进行了非正式沟通。切赫还参与了球队的训练工作,这也意味着兰帕德要面对十分尴尬的处境,他知道自己能得到这位老朋友的帮助,同时又得接受捷克人和高层关系密切的现实。

要聊到兰帕德与格拉诺夫斯卡娅的关系恶化,咱们得一路追溯到故事的源头。业界一直有一派观点认为,在萨里下课之后任命兰帕德,与其说是理想选择,不如说是非常实用的选择。

由于违规签约U18球员,切尔西接到了FIFA开出的为期两个转会窗的引援禁令,后来上诉成功减为一个转会窗,俱乐部知道2019-20赛季的日子不会好过。

在批评家看来,任命这位只在德比郡执教过一个赛季的队史射手王就是管理层精明的策略,好让球迷们能在艰难时期看到值得开心的亮点。

兰帕德也深知这么早就同意接下这份工作有多高的风险,但是从2001年至2014年,他和俱乐部建立了太过深厚的感情,实在做不到拒绝切尔西的邀约。

正如一位内部人士解释的那样:“当时还有另外一家财力不俗的俱乐部开出了非常不错的报价,但这可是切尔西。他不可能忽视切尔西的邀请,可惜他从一开始就略微处于被动地位。兰帕德都已经告诉德比郡自己要走了,所以商谈合约的时候切尔西握有主动权。与前任们相比,兰帕德的薪资都低一档。”

在与格拉诺夫斯卡娅谈判的过程中,薪水(据说是每年400万英镑)还不是唯一不遂兰帕德心愿的部分。对于任何一家俱乐部来说,指定自己的教练组成员都是再平常不过的事。

兰帕德希望避免像萨里一样搞出一套庞大的班底,而是只在身边保留了最信赖的几个人。对Jody Morris、Joe Edwards和Chris Jones的任命得到了批准,但是从德比郡挖来门将教练Shay Given的提议被拒了。此外,据了解兰帕德还被俱乐部告知,外租技术教练Eddie Newton必须留下,以便保证延续性。

那位内部人士接着说:“在一些人看来,Newton的角色就像孔蒂手下的库迪奇尼,或是萨里手下的佐拉。他们就是具有蓝军羁绊的那一类人。不过兰帕德自己觉得这一决定并无必要,毕竟自己对俱乐部足够了解,而且另外三人也有在蓝军任职的经验。球员时代效力切尔西时,兰帕德就知道切尔西是一家讲政治的俱乐部,有些事自己只能默默忍受。”

值得注意的是,Newton并不算教练组的核心成员,而是有意保持了一段距离。他一直与租借部门密切合作,直至2020年1月去了特拉布宗。兰帕德、切尔西俱乐部和Newton自己均否认他被新帅排斥了,而Newton对自己的执教生涯也有盘算,在土耳其俱乐部,他也确实短暂地执教了一段时间,算是心愿达成了。但实际上,早早就能明确地看出,Newton不会在兰帕德麾下得到多大的权责,所以这也是他选择离开的原因之一。

然而,前文所述不过是切尔西重大问题的序幕而已。据了解,幕后的局势是在去年冬窗开始变得紧张的。

维尔纳原本就是俱乐部的长期目标,原计划是夏窗再出手,但切尔西当时争夺欧冠资格的前景出现了危机,所以兰帕德当时就想先一步补强球队,更何况俱乐部已经上诉成功了,禁令提前解除。

兰帕德还开口要了当时正在考虑离开酋长球场的奥巴梅扬以及阿贾克斯的齐耶赫,但这两名球员均没有在那个月加盟,到了二月份,切尔西总算敲定了齐耶赫的交易,可惜已经没法帮到2019-20赛季了。

你能从兰帕德的一些赛后采访听出他的沮丧之情,他委婉地批评了高层引援不力。一位消息源表示,兰帕德在幕后同样不开心,他与格拉诺夫斯卡娅之间的关系也“不大好”。

另一位消息源称,就是在这个时候,波切蒂诺和纳格尔斯曼成了切尔西的“潜在B计划”。

然而,兰帕德毕竟率队拿到了联赛第四的排名,还打进了足总杯决赛,即便输给了阿森纳,也不至于被俱乐部炒鱿鱼。神灯提拔了多名青训球员进入一线队,力度远胜多位前任,他也配得上获得赞誉。值得一提的是,兰帕德与老板阿布的之间的关系依然深厚。

然而,正如一位内部人士所言,他与格拉诺夫斯卡娅之间的关系变得越来越紧张了,双方的最大分歧之一便是对于门将凯帕的处理。

2018年,切尔西从毕巴引进了凯帕,并为他支付了7160万英镑的巨资。但是在凯帕出现了数次重大失误之后,从一月到二月的6场比赛里,兰帕德弃用了凯帕,选择了卡巴列罗。卡巴列罗还首发出战了足总杯半决赛,足总杯决赛,以及不容有失的联赛末轮同狼队的比赛。

到了赛季末的收官阶段,切尔西的高层斗争也到了紧要关头,一位消息源表示:“他们在凯帕的问题上出现矛盾。兰帕德向高层提出想找个新的门将人选,但被告知应当和凯帕握手言和,尝试重建他的信心。而兰帕德坚持要换掉凯帕。”

包括凯帕在内的多名一线队球员认为,兰帕德并没有提供明确的战术指导或有效的支持,凯帕的信心也在上赛季彻底崩溃了。结果还是格拉诺夫斯卡娅与切赫肩负起了重拾凯帕信心的重任,帮助他度过难关。到了本赛季的前几周,凯帕与主教练之间的沟通状况有了改善,但门迪到来之后迅速成为主力门将,与凯帕能说上话也没什么意义了。

开季前两场同布莱顿及利物浦的比赛,凯帕自己的表现可能帮到了兰帕德,切尔西确实需要在门将位置上动刀。

切尔西砸了超过2亿英镑的那个繁忙夏窗也引发了问题。兰帕德想换掉吕迪格,但德国中卫得到了俱乐部高层极高的评价。

兰帕德希望俱乐部能引进西汉姆中场赖斯,今年冬窗开启之前,他也再次发动攻势。但俱乐部内部有些人对此持保留态度,并不看好这名曾经在青训学院被放弃的年轻球员。

就在上个月,The Athletic被告知:“他得放弃追求赖斯了,否则帅位不保。俱乐部高层想避免高价签下一名曾经放弃过的球员带来的尴尬。”

只要转会市场开启,流言就不会断绝,大家始终会猜测一笔转会是主教练的意思,还是俱乐部的意思。切尔西始终强调,引援事务都会征求主教练的意见,也都会征得主教练的批准。

但是,这并不能阻止业界的其他人说出自己的想法,包括去年疯狂的夏窗引援。有一位内部人士称,在切尔西引进的6名新援中,只有奇维尔是兰帕德自己定下的人选。

兰帕德从一开始就打算重整自己的防线。他的计划不单是引进赖斯,将其改造成一名未来的顶级中卫,同时收获一名防守型中场,还想要从伯恩利签下塔尔科夫斯基。预定要离队的后卫是托莫里、阿隆索和吕迪格,甚至还有消息说兰帕德对于卖掉队长阿兹皮利奎塔持开放态度。

最终,这四名球员直到夏窗关闭也没有离队,而这也是赖斯和塔尔科夫斯基没能加盟的主要原因。再加上俱乐部已经砸下重金引援,想买这两名球员也得另行筹措资金。据说格拉诺夫斯卡娅对于塔尔科夫斯基也不是太感冒。

切尔西最终签下了已是自由身的巴西中卫蒂亚戈-席尔瓦。席尔瓦原本不在兰帕德的考虑之列,但他也不反对签下这名老将,博亚体育网站席尔瓦的经验和领导能力都是这条切尔西防线欠缺的。

席尔瓦用实际表现证明自己是一名不错的引援,起码短期内没问题。但维尔纳和另一名重磅新援哈弗茨双双陷入挣扎,不能在英格兰足坛展现自己的影响力,外界也不可避免地会带着负面的眼光看待切尔西,引发问题和警报。俱乐部原本将两名德国人视为关键引援,让球队有实力同利物浦争冠,然而头三个月里,两名球员合计只打进了5粒联赛进球。

维尔纳会更多地出现在左边锋位置上,而不是左中锋,至于哈弗茨,受到感染新冠病毒的影响,以连续三场比赛替补登场结束了2020年。也正是在这个时段,切尔西在15个联赛积分中仅仅拿下4分,之后还1-3负于曼城。

一位经纪人说:“兰帕德与玛丽娜之间有着显而易见且根本性的问题。俱乐部完成了重磅引援,但兰帕德似乎没有能力最大程度激发这些新援的作用,更要命的是,他似乎也放弃了激活新援的打算。针对球员的公开批评(尤其是1-3输给阿森纳赛后)也让他失去了球员的支持。”

不过当表格被摆出来,显示兰帕德是阿布时代场均积分并列最低的切尔西主帅,不论幕后是何情况,都会引发外界的担忧。输给曼城之后,一位消息源告诉The Athletic,阿布变得“非常非常不开心”。

紧接着就迎来了同莱斯特城的比赛,切尔西彻底被罗杰斯执教的蓝狐压过,阿布十分愤怒,他已经受够了。次日上午,切尔西忙着打电话,想找个临时主帅或下一任正式主帅。兰帕德在任的日子已经到头了。赛后在更衣室里,兰帕德也觉得自己即将下课了。他一一同球员们握手,感谢他们的努力,大家的心情都显得相当沉重。

切尔西开始联系德国的同行,并邀请了朗尼克,希望他带队至赛季结束。由于蓝军提供的是一份短约,朗尼克拒绝了邀请。

高层决意聘请一名会说德语的主帅,以便彻底激活维尔纳和哈弗茨,图赫尔这名候选人也被摆上了台面。至于纳格尔斯曼,切尔西与莱比锡刚接触时就碰壁了。

图赫尔起初不愿意在赛季中途接手,但最终被说服了。其实当初孔蒂下课的时候,图赫尔就险些入主斯坦福桥。图赫尔认为这份工作实在难以拒绝,而属于兰帕德的时间已经结束了。

每当切尔西主帅下课,有一点一定会被提及,就是“失去了更衣室的支持”。有不止一位消息源透露,兰帕德也碰到了这个问题,而最后数周肯定是这一情况。

早在将士失和之前,俱乐部就应该留意一些负面征兆了。比如主力球员身边的消息源,所获机会不多的球员们身边的消息源不可避免地会有更多负面言论。

但就算和那些主力球员身边的消息源聊,一样能听到消极的主题。如果这些话传到了The Athletic耳中,你自然能想到格拉诺夫斯卡娅更早就知道了。

其中一位消息源就解释说:“问题在于,主帅已经不和球员们沟通了,只和他自己喜欢的球员们说话。我得知的消息是,有些淡出轮换的球员都已经长达数月没有听过他说话了。对于一名球员来说,这样的处境太令人沮丧了,因为你不知道自己怎么做才能继续提升,也不知道主帅在想些什么。实在太疯狂了。”

“很显然,当蓝军处在17场不败的状态下(从9月至12月)时,主帅自然不会进行多少人员调整。但无论如何你都应该和球员们保持沟通。你不能总是指望球员自己敲响主帅办公室的大门,他们会对此保持非常谨慎的态度,因为会传递消极信号。”

另一位消息源说:“兰帕德的工作方式让我难以理解,他和球员们保持了距离。就在不久之前,他自己还是一名职业球员(2016年退役)。照常理考虑,他应该是知道如何管理球员的,但他似乎忘记了。”

还有一人表示:“兰帕德与球员们的沟通并不顺畅。去年我和一名切尔西球员聊的时候,问他主帅有没有跟他说过什么。结果他说:‘没有,但是平时他也不和球员说话的。’我只能说理解不能,因为兰帕德需要和每一名球员建立专业关系。身为主帅,你必须明白球员们都是需要信息和指导的。”

一名球员曾对The Athletic表示,假如兰帕德一直留任执教到赛季结束,那绝对会是一场灾难,更衣室的氛围已经紧张到难以缓解,球员们也因为他的公开批评想到了穆里尼奥离任前的日子。

随着球队状态下滑,首发的频繁变动也成了负面因素,球员们没办法巩固战术体系,建立信心。就比如,全队都能清楚看到维尔纳有多出色的天赋,但都为他因为在首发名单进进出出而信心受挫感到担忧。

还有其他难以忽视的矛盾。本赛季没能彻底藏在幕后的第一个信号发生在3-3战平西布朗的那场比赛中,阿隆索半场被替换下场后,他没有留在板凳席看下半场的比赛,之后他也被彻底弃用。一位消息源说:“阿隆索的事件亮起了红灯,让人怀疑他是否有能力管控更衣室。”

执教的头一年面对无法引援的难题后,本赛季开始前引进6名新援又引发了新的问题,更要命的是切尔西还没能清洗冗员。值得一书的离队运作也就是威廉和佩德罗,但这两名球员的合约本来也到期了。

切尔西也有过尝试,但疫情的冲击使得买家进一步减少。由于薪资水平较高,切尔西只能外租了几名球员(巴克利、赞帕科斯塔、摩西和巴卡约科)。这就使得兰帕德必须面对一套过于臃肿的阵容。

有一名消息源解释说:“不是科学家也能清楚看到球队的问题所在,首发名单之外有影响力的声音太多了,给球队带来了问题。俱乐部面对着球员分成能出场和不能出场这两拨阵营的危险。部分球员的肢体语言就能体现这点。在训练当中,有些球员的投入程度赶不上队友。这就像疾病一样,你会遇到问题,然后蔓延开来。很显然,当球队输球的次数增多,情况也就更为恶化了。”

兰帕德当然也有属于自己的蜜月期,比如他能直截了当地告诉球员对他们的表现有何看法时。但战平西布朗的比赛,还有去年七月0-3输给谢菲联,一个月后的足总杯决赛,以及12月26日再次输给阿森纳,兰帕德给人的感觉是自己正在失去更衣室。

也许更令人惊讶的是,有些球员表示兰帕德并未提供战术指导,只是说上场后去展现自己。

有一名并非兰帕德制定的教练组成员对球员们说:“别担心,数周之内就可以翻篇了。”球员们也开始兰帕德的帅位是否安稳。

到最后,就连训练强度都成了负面因素。起初一切还不错的时候,球员们对于教练组的安排都能给出积极的回应,同萨里的重复性训练相比,兰帕德带来了耳目一新的训练。然而,在击败利兹联之后,切尔西在对阵埃弗顿、狼队、西汉姆、阿森纳和维拉的比赛中都显露出疲态。

本月对阵富勒姆之前,球员们就预计,一旦不能拿下对手,兰帕德就会下课。芒特的进球帮助切尔西1-0击败富勒姆,让兰帕德又喘了几口气,但数天之后负于莱斯特城,按一位消息源的说法,更衣室里已经觉得该说再见了。

兰帕德被指责把球员们练得太狠了,他的过失可以一直追溯到去年六月的备战,也就是赛季即将重启的时候。确实,哪怕切尔西还有周中比赛的时候,兰帕德还是会安排强度较高的训练。一位消息源就表示:“令人担心的是,这种做法不仅会让球员们感到疲惫,还会让球员们有更大的受伤风险。”

所以,以上的种种只能描绘出一幅消极的画面,不是吗?就所见所闻来判断,俱乐部别无选择,只能痛下杀手。但任何一次离婚都有两方面的故事。

首先,尽管外界有诸多批评,兰帕德的执教表现还是应当肯定。上赛季并没有几个专家认为切尔西能获得欧冠资格,但上赛季的大部分时间里,蓝军都在前四之列。

切尔西也以小组头名的身份出线,连续第二个赛季晋级欧冠淘汰赛阶段,下个月会对阵马竞。

兰帕德对青训球员的信任也不应忽视。他是队史第一位稳定使用自家青训的主教练。认为他只不过是别无选择,尤其是第一个赛季,这种说法并不准确。芒特和亚伯拉罕这样的青训毕业生在过去18个月里一直在稳定地得到机会,还有其他青训得到了机会,比如里斯-詹姆斯、吉尔摩、哈德森-奥多伊和托莫里,当然,最后这二位对于2020年的比赛时间可能并不满意。

在兰帕德麾下,共计有8名青训球员完成了首秀,据了解,他原本还打算给Lewis Bate等小将机会。切尔西手里有了能在未来数年立足于一线队的年轻球员,也有了能在转会市场上套现大笔资金的可出售资产。

兰帕德对于自家青训有着坚定的信念,而这是之前的历任主帅很少见的,哪怕上赛季揭幕战切尔西0-4不敌曼联后,穆帅批评了他对芒特和亚伯拉罕的选择。

当新援都能保持状态,可以出战的时候,兰帕德会听到的抱怨自然不多。他们能踢出富有观赏性的足球,但受到伤病影响,齐耶赫和普利西奇等球员总是没办法同时发光发热。

事实证明,兰帕德“梦想的工作”并不能总是让他享受其中。紧张的氛围和各人在乎各自的利益使得情况更加糟糕。

这就是兰帕德尴尬的处境,一位和教练组有联系的消息源说:“如果不是切尔西,是其他任何一家俱乐部,可能兰帕德去年夏天就已经辞职走人了。但很显然,鉴于他和球迷之间的感情,以及他对俱乐部的感情,他始终更倾向于继续坚持,尝试取得成功。”

“就我所知,兰帕德的感受就像是顶风小便一样。他和很多人之间的关系都不算多融洽,也做不到时刻确定能信任哪些人。他会和某个人沟通,但又不知道之后对方会如何说起自己。他发现俱乐部的政治斗争确实不好办,这是一场持续不断的战争。”

早在兰帕德入主之前,切尔西的欧洲豪强地位就陷入危机了,一个残酷的现实是,自从2014年打进欧冠半决赛后,他们就没有赢下欧冠淘汰赛了。

巴卡约科、喝水哥和莫拉塔等球员让切尔西花费了巨资,但他们现在已经彻底告别蓝军了。尽管去年夏窗烧了很多钱,切尔西至今也没能填补阿扎尔离去留下的空洞。

此前的5个赛季,切尔西也只在2016-17赛季身处争冠行列。俱乐部放任了内部消极因素的滋长。就像一名消息源说的那样:“每当切尔西出现问题,你总能看到有些人乐于找除自己外的所有借口。这正是兰帕德想纠正的歪风,但这是相当耗时间的大工程。这是一个令人难过的问题,已经困扰俱乐部很多年了。”

“当一些并没能站稳首发的球员获得了新合约,你自然会质疑俱乐部到底想树立怎样的标准。”

在防疫这方面,运气也没有站在兰帕德这边,他麾下的数名球员都受到影响,让他没办法在季前备战阶段就向新援灌输自己的理念。

借助兰帕德的沟通技巧,切尔西成功签下了哈弗茨、维尔纳和齐耶赫。兰帕德曾向这三名球员保证,他们和自己都是球队三年计划的关键成员,球队的目标是夺回英超冠军。哈弗茨适应新环境的情况不佳,兰帕德也出了很大力气给他帮助。但最终,兰帕德的三年合约只履行了一年半。

兰帕德曾提醒包括高层在内的所有人,本赛季就指望球队争冠并不现实,必须给新援们足够的耐心,等他们适应新的联赛和新的国度。

接手球队的时候,兰帕德以为自己的最大挑战将是扭转更衣室的态度。有些球员的履历上已经有冠军了,有的在切尔西赢下,有的在其他俱乐部赢下,但兰帕德从穆里尼奥、孔蒂和萨里的任期看到,一旦球队遭遇逆境,球员可能会对主帅丧失信心。

他担心队内有太多球员太容易进入消极模式,自己看过太多垂头丧气的表现,一两场比赛的结果不如预期后就会出现坏习惯。一位消息源就评价说,切尔西已经成了一家有着自我保护机制的俱乐部,没有了能把球队推向新高度的强大团队精神。

兰帕德上赛季也明确指出了这个问题,在英超联赛,切尔西自2017年夺冠后就告别争冠行列了,在欧冠赛场,蓝军自2013-14赛季后就没能迈过淘汰赛首轮了。切尔西需要重建阵容,整合新援和自家青训,还要改变球队文化。他觉得自己接过了太多没能稳定展现拼搏精神和不大可能改掉坏习惯的球员。他想要依靠年轻球员重建球队,但这么做有不小的风险,在年轻人成长的过程中,球队可能会面对挫折和“痛苦”。

有些时候兰帕德也真心觉得自己取得了重大进展,最近几周他不断提及球队的积极面,上个月击败利兹联后,切尔西还登顶积分榜。那也是自9月20日主场输给利物浦后,蓝军各项赛事合计第16场不败的比赛。当时兰帕德还对球队的进步持乐观态度,然而这只能让他对于之后数周球队的信心丧失更觉震惊和愤怒。

随着压力不断增大,兰帕德更加专注于改善球队的集体态度,迫切希望球员们能在场上承担责任,能更好地完成那些最基本的工作。

他也始终担心球队内部的平衡问题,一位密友解释说:“他知道自己还有很多工作要完成,他想清洗一些球员,因为担心他们的存在会影响训练质量和团队士气。”

“对兰帕德来说,更大的计划是在队内建立起合适的文化,合适的方式。这并不是一蹴而就的过程,想不到也并不容易,而且头一年没有新援,现代球员也不容易管理。切尔西需要新人事新气象,新援也开始提供了。”

对兰帕德相当不利的一点在于球队上赛季的防守成绩,他们在联赛中一共丢了54球,在英超前十球队中位列倒数第一。切尔西还在定位球中丢了15球,仅好过另外三支球队。虽然近期状态滑落,奇维尔、席尔瓦和门迪的到来还是提升了这两项成绩。

但是想想兰帕德自己在蓝军球员生涯就见过9位不同的主帅离开,他当然比任何人都更加明白,一旦达不到阿布的要求会付出多大的代价。

为了延续当前的重建过程,切尔西必须拿到下赛季的欧冠资格,而最近的战绩让球队面临无缘欧冠的风险,哪怕其他的竞争对手也都有不同程度的不稳定问题。

不看好兰帕德的批评家之一坚称:“我还是认为这份工作对他来说太难驾驭,合作来得过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