乒羽中心宣布最新铁令:国乒如拒限薪就开除

2022年6月28日 作者 admin

(记者唐恒)昨日,在福建厦门和河北正定封闭训练的中国乒乓球男、女队分别召开了大会,国乒有关领导宣布了乒羽中心的一条最新铁令:在4月15日的最后期限前,如有人继续漫天要价,拒绝按照今年中心新颁布的“限薪令”与俱乐部签约,将被立即开除出国家队。

今年乒超原定俱乐部注册和球员签约最后期限是3月15日,但共有多达6家俱乐部因为赞助商没有着落,严重缺乏资金支持,未能在乒协规定的时间内报名注册,为了避免这些俱乐部因为没钱而痛失乒超资格,乒羽中心将期限向后顺延了一月。

然而,中心最后发现,另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才是症结所在:中国乒超男女共24队,全由现役和前国手组成,而这些国手动辄数十万,甚至上百万的签字费、工资和奖金,就占到俱乐部总开销的一半以上。目前,顺延的最后期限已经越来越近,但众国手大腕无视“限薪令”,继续“稳起”向俱乐部索要天价。一个最典型的事件,已经明显“过气”的孔令辉,今年主动“大减价”后才减到70万元的限薪令最高上限之内,尽管如此,也只有乒超第一大户山东鲁能一家开得起这个高价,他自己在离开母队黑龙江队时,甚至拿自己身价仍然很高说事:“我离开母队的原因之一,是为球队减轻经济负担。”据本报记者获悉,不少当红国手主力,甚至替补和二队国手,大都稳起不愿按照限薪令签约,或者要求将超过限薪令部分的收入,以“附加合同”或者“事前支付”来加以隐藏,才愿意正式签约。

在最后期限只剩区区4天的关头,中心昨日终于“该出手时就出手”,督促国乒祭出“拒签就开除”的杀手锏,来一举解脱乒超俱乐部的难题。

由于足球中超联赛的经验和教训,为了避免乒超“假赌黑”的泛滥,避免协会对俱乐部失控,俱乐部对球员失控,出现劳资严重对立,以及全面出现欠薪纠纷等混乱局面。乒羽中心在本届乒超联赛开赛前,制定了一项一项杀手锏般切实的措施,确保了新赛季组织工作的顺利开展。

本报讯(记者唐恒)昨日下午,记者在获悉国乒男女队在厦门和正定,刚刚宣布了“任何国手拒不按照限薪令与俱乐部签约,15日最后期限一过就从国家队除名”的铁令后,立即找到四川全兴男乒俱乐部总经理高亚翔,询问川乒的态度,高总就此表态说:“全兴俱乐部坚决支持中心的这一新举措,将严格按照中心三令五申的‘限薪令’来办理与球员签约事宜。”

高亚翔进一步介绍说:“我也是刚刚才听说中心的这个新举措,首先,我们理解到中心和国家队的用心良苦,他们这是为各花钱投资乒乓球的俱乐部着想,是为了中国乒乓球运动的健康发展着眼,是为了中国乒乓球竞赛环境的净化着急。我们对这一空前力度的举措衷心拥护并坚决执行。“

高亚翔特别强调,四川全兴俱乐部不会简单化处理与自己队员的签约一事,2022世界杯冠军预测首先他们会用中心和国家队的最新规定强化教育,同时也完全相信自己的队员,相信他们能够理解、支持和配合中心和国家队今年对乒超进行的重大改革。最后高亚翔说:“我可以向你透露,尽管我们还有队员至今没有与俱乐部签约,但在这个新举措出台之前,其实我们已经谈得比较好了。”

全国乒乓球俱乐部超级联赛新赛季即将到来,俱乐部与球员签约的截止日期为本月15日。面对正在集训的国家队球员,不少俱乐部都“按兵不动”,老总心里犯难,国手们也安不下心来。

按规定,在新赛季前俱乐部要与球员签约,而球员薪水成了难题。记者采访了四川、广东等四、五家乒超俱乐部,他们无一不为钱犯愁。

今年,那些为国争过光的大腕们开出了天价。俱乐部方说,在自己俱乐部打球的国手们,开出的价已经不是去年的数目了,至少在100万元。水涨船高,国手示范,非国字号球员也狮子大开口。四川俱乐部反映,规定薪水不突破10万元的球员,今年的要价在26万元,有的还更高。平常还算温和的球员,到此时,也没有说不出口的话,做不出的事。有球员说,某某俱乐部已经给了多少,不开这个价,他就走人。

俱乐部和地方体育管理者左右为难。想公开这些内幕,又觉得家丑不可外扬,怕伤了这些大牌球星,今年是全运会年,各省都想出成绩,留住尖子队员。

中国乒协的一位副主席告诉记者,乒乓球是小球,从市场影响力看,远不能与足球、篮球相比。国球在世界大赛中夺金多,国内球市却举步维艰,远没有达到足球当年大把烧钱的地步。现实是,俱乐部三天两头换东家,政府拉郎配,企业拿钱出来并不多。而一些球员错把小球当足球,想步足球大腕们的后尘。

广东宝玛仕俱乐部去年是乒超冠军,市场经营已是相当不错,老总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去年投资方给的钱和搞开发共获250万元,一年下来,精打细算,才勉强持平。他说:“如果按照今年的行情付球员工资,俱乐部只有关门或者开空头支票。”

四川运动技术学院院长张昌炎说,部分国字号球员带头要高价,让教练员心态失衡,一手培养的弟子薪水高出自己十倍、二十倍或更多,教练员队伍管理难度大。其他项目的冠军或优秀选手找上门来论长短,运动员队伍被部分乒乓球队员的要高价搅得非常乱,管理者工作很被动。

国家体育总局乒乓球羽毛球运动管理中心对球员的收入有明确规定,奥运会等三大赛冠军年收入不超100万元,洲际、全国冠军不超28万元,以下队员不超10万元。现在这种状况的产生,问题出在监管力度不够,“包公”没人当,规定也就这样成了一纸空文。新华社记者史春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