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美国大离职潮2021年每四人中就有一人辞职

新冠疫情在美国爆发时,杰西卡·托马斯(Jessica Thomas)工作了九年的餐馆歇业了,打断了杰西卡每天作为服务员日复一日紧密相扣的工作节奏,也迫使她停下来思考自己做了九年的这份工作——她此前的九年从未有机会在生活的间隙中停驻,思考自己的生活状态。

美国佛罗里达州哈伦代尔一个超市外的“正在招聘”条幅(Joe Raedle, GettyImages)

“在这个按时计费的行业里你不干活就没有薪资,所以自己不会请病假。每天都要提心吊胆会被老板炒鱿鱼,也没有年假,更遑论医疗保险……”住在新泽西州北部,已经身为三个孩子母亲的杰西卡被戛然而止的生活打得有些措手不及。但在餐馆停业时,她感受到了某种“失业的好处”,她能够有更多时间陪伴自己的孩子,她说:“我不想再过提心吊胆被炒鱿鱼的日子了,现在是时候换一份工作,让我能有更多时间照顾我的家庭了。”

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餐馆老板在这么长的时间里从未通知过她参观预期何时恢复营业,直到今年夏天老板决定开门的前一天,突然地通知她“明天要开门了,你要来上班了”,这让她十分恼火,她决心离开这个她工作了九年的行业。杰西卡的遭遇成为了美国当前大规模离职潮的缩影,今年8月,美国餐饮住宿服务业的离职率达到了8.3%,较前一个月上扬1.6%,有160万像杰西卡这样带娃还要工作的妈妈群体在新冠爆发的这一年里离开了工作岗位。

疫情中,生活被迫按下暂停键的人们得以用这段喘息时间来重新评估和理解自己生活的价值,而远程办公、灵活的工作时间等因素让更多人希望转换自己的工作模式,换一份工作。今年8月,430万美国人登记了辞职,美国辞职率达到了近20年来的最高水平——2.9%,人力分析公司Visier称今年以来每四个美国人中就有一个辞职,而这一比例到年底甚至可能更高。同期民调显示,55%的美国人正在考虑明年换一份工作,很多美国人正排着队辞职,罕见的“大离职潮”(Great Resignation)正在轰轰烈烈地上演,留下了数以百万计的职位空缺

相关数据显示,美国8月有1040万个工作岗位招不到人,而CNBC第三季度的调查则称过半的小企业主招不到合适的工人,且有1/3的老板表示有许多岗位已经空缺超过3个月。许多老板用帮忙支付大学全额学费的方式以期招到员工,如美国连锁品牌Target称其会帮求学员工支付超过250个项目的学费和书本费,Chipotle、星巴克和沃尔玛也推出了类似的免费学习项目;麦当劳、安德玛和Walgreen则通过提高时薪来吸引人才。

对于企业来说,招到人仅仅只是第一步,后续的员工培训以及员工留存也是企业需要考虑的问题。根据2017年的调查数据,美国的平均用工成本(付给一个员工的工资)为45000美元,而员工转换成本,即流失一个员工后给付安置费等开销加上招新员工的成本已经达到了15000美元。

尽管自2000年美国统计局公布离职率数据以来,月度离职率一直以相对平稳的态势抬升,但是面对如此汹涌的离职潮,德克萨斯农工大学的副教授Anthony Klotz认为其一是疫情影响了人们对于职业和生活的期待,其二是在家办公让人们更加“做自己”,远离了骚扰,穿自己想穿的衣服;其三则是疫情期间的工作使得工作与生活的分野更加模糊,从而带来了心理健康问题与焦虑,有超过40%在大公司工作的美国人存在这方面的问题并认为时时刻刻都可能有工作让他们很有压力。此外,美国人在疫情期间增加了4万亿美元的储蓄,不过其中的70%流入了最富的20%的人的口袋里。

疫情的不确定性使得很多本应该在去年退休的人延迟到今年退休,扣除这部分因素后劳动市场的离职率依然很高,而这会给整个劳动市场带来巨大的成本,可以参照的数据是2016年美国雇主们因为员工离职付出了5360亿美元的成本。

虽然面临着规模浩大的离职潮,也有分析人士指出大规模的离职也有可能使得大多数劳动者未来的劳动环境更好,因为劳动者离职的决定通常不是拍脑袋作出的,他们会根据自己远期的目标和自身条件来决定是否要换工作,这可能会使得将来劳资双方匹配度更高。

目前的杰西卡结束了自己九年的服务员生涯,转而到新泽西州的纽瓦克港应聘成为了一名码头叉车工人,负责给货轮卸货。这份工作作息规律、薪资也是之前的两倍,还给杰西卡提供了带薪休假以及医保。

“现在我每天负责给货轮卸货,只要开着叉车来回往复,早上七点到下午五点。更稳定,也不用再提心吊胆地想着今天会不会被开除了,”杰西卡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